<address id="hb5lz"><address id="hb5lz"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hb5lz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hb5lz"></address>

      中國史上最大工程即將開工,或將徹底改變中國

       2020-12-31    刑若安然
      西北的生態問題,


      是我國最大的生態問題。
      西北干旱缺水的生態環境,
      導致我國地區發展嚴重不平衡,
      嚴重制約了我國的可持續發展能力。
      只有徹底解決西北國土的水資源問題,
      才能有力保障我國的發展空間。
      六位院士、十二位教授以及多位年輕博士進行攻關,研究西部調水的問題。
      經過兩年多的努力,探索出了一條現實可行、科學合理的西部調水線路——“紅旗河”。
      這是一條沿青藏高原邊緣全程自流進入新疆的調水環線,將一舉改變中國的生態格局。
      從前,它被稱為謠言。
      甚至在2015年7月,水利部公開聲稱:
      從未就"藏水入疆"做過任何規劃工作。
      1.jpg
      如今,被命名為"紅旗河"的西部調水課題已經結束了它的第二次研討會。
      官媒也開始深入報道紅旗河工程
      西北、尤其是新疆,即將迎來有史以來最大的巨變。
      1.jpg
      讓我們來看看“紅旗河”西部調水具體方案是怎樣的
      1.jpg

      “紅旗河”從雅魯藏布江“大拐彎”附近開始取水(水位2558米),沿途取易貢藏布和帕隆藏布之水,自流509公里后進入怒江(水位2380米);

      然后,于三江并流處穿越橫斷山脈:借用怒江河道60公里后經隧洞進入瀾滄江(水位2230米),借用瀾滄江河道43公里后經隧洞進入金沙江(水位2220米);

      借用金沙江河道97公里后,以隧洞、明渠和水庫相結合的方式繞過沙魯里山到達雅礱江(水位2119米),繞過大雪山到達大渡河(水位2022米),繞過邛崍山到達岷江(水位1945米),繞過岷山到達白龍江(水位1880米)、渭河(水位1808米);

      從劉家峽水庫經過黃河(水位1735米),以明渠為主繞烏鞘嶺進入河西走廊,沿祁連山東側平原經武威、金昌、張掖、酒泉、嘉峪關到達玉門(水位1550米),接著沿阿爾金山、昆侖山的山前平原,穿過庫姆塔格沙漠和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到達和田、喀什(水位1300米)。

      1.jpg

      全程6188公里(含200公里自然河道),落差1258米,平均坡降萬分之2.10。

      1.jpg

      1.jpg

      “紅旗河”取水水位較低,因此水量充足。預計年總調水量可達600億立方米,僅占主要河流取水點總量的21%,將在我國西北干旱區形成約20萬平方公里的綠洲。

      由于全線保持高水位運行,可以自流覆蓋絕大部分干旱區域。這些地區地勢平緩、光照充足,可根據需要設置大量支線,工程實施后,將形成約1萬公里長、20公里寬的綠洲帶。

      隨著生態環境的逐步改善并產生累積效應,將帶來巨大的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。

      1.jpg

      為惠及更多地區,方案還設計了三條主要支線

      通向延安方向的“紅延河”,通向內蒙古、北京方向的“漠北河”,以及通向吐哈盆地的“春風河”。

      1.jpg

      “紅旗河”的三條主要支線均是基于相關區域地理特點的最優選擇,使得在保證坡降的前提下,能夠全程高水位自流,保持高水位優勢,有能力將水源和水能送往更多的干旱區域。

      1.jpg

      紅延河。從甘肅省定西市通渭縣境內開始(水位1791米),向東北穿過六盤山到達固原(水位1710米),接著向北延伸至同心縣境內(水位1645米),再沿白于山北坡至榆林市定邊縣境內(水位1500米),最后經多條短隧洞進入延河(水位1440米),總里程488公里,平均坡降萬分之7.2。

      由于全程保持高水位運行,可自流惠及六盤山、白于山以北,黃河以南的絕大部分區域,彌補了由于黃河水位過低導致的寧夏南部、鄂爾多斯高原和陜西北部干旱問題。

      漠北河。從內蒙古阿拉善右旗境內開始(水位1620米),經巴丹吉林沙漠向狼山、陰山北坡延伸(水位1330米),共925公里;

      繼續延伸至錫林郭勒盟正鑲白旗(水位1200米),以淺埋深隧洞(長度小于30公里)進入灤河、潮河,最終進入北京密云水庫,共760公里。

      全程高水位運行,坡降大于萬分之2.15,可以“自流”惠及沿線北側的所有地區。

      春風河。從玉門市境內開始(水位1550米),繞北山西側延伸至吐哈盆地(水位1180米),全程坡降大于萬分之2.7。

      保持高水位運行,一方面可以自流惠及大部分區域,另一方面也可以根據需求繼續向北疆延伸。大家都在看→→熱點聯播從起始位置至疏勒河河谷的26公里,高差達160米,坡降萬分之61.5,適合開發水電控制流速。

      2018年1月,紅旗河西部調水課題第二次專家研討會在北京舉行,專家們這一方案的重點、難點進行了深入探討。

      來自國內方方面面的專家都參與了這次會議,包括中科院、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、黃河水利委員會、長江水利委員會、南水北調總公司以及清華、北大等多家單位相關領域的專家、教授。

      1.jpg

      會議就工程地質、地震、施工能力、工程設計、生態環境、水資源配置、經濟效益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的探討。

      認為,工程的關鍵在于地質。通過對活動斷裂、地質構造等問題的具體分析,研究了工程的重點區段,評估了處理方法和對策。

      總體認為,“紅旗河”西部調水方案意義重大,且沒有不可逾越的難點,值得不斷推進和深化。

      本次會議對“紅旗河”西部調水后期的具體設計將起到重要指導作用。

      1.jpg

      參加會議的五位院士均發表了自己的看法

      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水資源所名譽所長、水文與水資源學家、流域規劃專家王浩認為:“紅旗河”方案設計巧妙,是一個全新思路,是切實可行的方案,沒有太大的技術障礙,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。我國正處于一個大有可為的歷史機遇期,有信心、有能力完成這樣的工程。
      中國工程院院士、水工結構抗震專家陳厚群認為:“紅旗河”方案的設計非常好,以現有的技術條件實施是沒有問題的,意義重大。
      線路經過的一二級階地過渡帶地質條件復雜,通過對一些具體線路的隧洞或大壩工程進行創新設計,多做預案,能夠從單體工程和系統工程兩方面降低“斷裂”帶來的風險。
      希望以科學、嚴謹、周密的作風為“紅旗河”方案的研究多做工作,為新時代的水利事業做出自己的貢獻。

      中國科學院院士、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員、地球物理學和地球動力學專家滕吉文認為:“紅旗河”方案意義重大,線路設計非常巧妙,邊界條件非常好。

      沿線復雜的地質和構造問題確實是工程的難點,但總的來說都有應對方法。

      我們不能畏首畏尾、彷徨懈怠,要扎實研究、勇于創新、突破難點,積極推進“紅旗河”方案,為我國的生態建設、糧食安全、經濟發展做出貢獻。

      中國科學院院士、中國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名譽所長、地球物理學家陳運泰認為:

      地球科學工作就是要幫助工程設計趨利避害,在地震帶上進行工程建設是有大量的理論和經驗積累的。

      我們應該積極去研究、解決其中涉及的具體問題,不能一想到困難就束手無策。

      希望能積極推進“紅旗河”西部調水方案,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做出貢獻。

      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副院長、河流動力學與江河治理專家胡春宏分析:

      調水對主要河流泥沙輸移、河勢變化、河床演變的影響,討論了“紅旗河”與西北內陸河流相互作用和治理問題,對“紅旗河”在相關方面的設計給予了充分肯定。

      1.jpg

      紅旗河貫通后,進入新疆的河水可以達到每年700—1000億立方。

      借助這一水資源綜合利用與開發,包括發電、灌溉、旅游、防洪與航運、國土利用等綜合效益等,可以根本扭轉西部缺水局面。

      有望一舉解決影響我國國民經濟可持續發展的資源瓶頸問題、能源安全問題、糧食安全問題、以及就業穩定問題等。

      當然,這項工程也耗資巨大,有專家推測將達1萬億元左右;至少10倍于三峽工程。

      紅旗河一旦完工,最顯著的一個好處是,有可能開發出8億畝沙漠土地。

      僅此一項,完全有可能提前若干年把我國的GDP上升到100萬億級別臺階以上(之前的一份資料稱,目前我國耕地面積約為18.51億畝)。

      這項工程一旦完成,將功在當代、利在千秋!

      是一項"調結構、穩增長、抑物價、促就業"的經濟戰略工程!

      是一項偉大的國土環境治理與開發建設工程!

      是一項偉大的"增雨與大漠綠化"工程!

      其價值將遠超都江堰,是一項實現"大漠賽蘇杭"的偉大工程!

      1.jpg

      中國幾千年來以農業經濟為主,而水利正是農業發展的命脈,水利興則農業興,農業興則國家穩;

      近現代工業發展中水利依舊占有無比重要的地位。水利移民正是源于以水養人,以人養水的宗旨而進行的一種較大規模的人口遷移活動。

      從原始社會、走過農耕時代、步入工業文明。

      至今,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大城市都依偎著一條主河流。所以,一條河流孕育一方文化,一個流域的水資源環境決定或影響著一個流域的經濟、政治和文化。

      1.jpg

      中國西部的水利事業肇興于先秦時期。西部地區是秦人的發祥地。秦自穆公之后,不斷向外開拓疆土,勢力范圍逐漸擴大到巴蜀等地。

      當時建成的都江堰和鄭國渠等大型水利工程,代表了中國先秦時期水利建設的最高成就。

      西漢王朝的移民實邊和屯田政策也有力地保障了絲綢之路的安全,強化了對西域和河湟地區的有效控制和經營管理,使河西走廊成為拱衛關隴和中原的有力屏障,同時為此后歷代王朝控制管理提供了“河西模式”。

      南宋西北戰區由于駐軍數量大、軍隊中以虛籍充數冒領軍糧、戰爭破壞嚴重等,導致軍糧消耗數量巨大。為確保足夠的糧食供應,南宋在西北戰區開展大規模屯田和水利建設,籌集到大量軍糧,為西北邊防的鞏固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    明萬歷四年,徐貞明撰寫了《潞水客談》,認為發展西北農田水利建設,就近解決京師及北方地區的糧食供應問題,緩解東南地區的經濟壓力,實屬國家之大計、國之急務,并對開發西北水利的具體措施進行了論述。

      林則徐治理新疆開挖了許多的坎兒井,王震收復新疆,就地轉業的部隊從挖溝開渠大興水利開始。

      兩千多年前,茫茫萬里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邊緣,沿孔雀河往東羅布泊的綠洲上,有一座美麗的城堡——樓蘭。

      城內街巷縱橫,商賈云集。叮咚的駝鈴聲中,長安的商人帶來了精美的織錦,大宛人馱著璀璨的琉璃,還有安息的香料、中亞的玉石,中西文化在這里相聚。

      茂密的胡楊林擋住了撲向樓蘭的黃沙,孔雀河是樓蘭的生命之源。低洼的羅布泊給了樓蘭人得天獨厚的綠色。

      但是沙漠逼近了,注入羅布泊的7條河川漸漸枯竭,土壤的鹽堿化程度加劇,大片大片的胡楊林因此而死亡,林地變成了荒漠。

      因為沒有水不能播種,城中人們的糧食供應日漸稀少。

      最后的時刻終于到來了。

      樓蘭最后的史書記載:“茲于偉大國王、上天之子夷都伽?伐色摩那陛下在位之11年7月,諸民遠離國境?!?/span>

      時值公元332年。這是一次多么悲壯而又無奈的民族大遷徙。漫漫大漠中,只留下了荒涼的古城廢墟。

      1600多年后,進入20世紀70年代,羅布泊已經完全干涸,沙漠還在迅速東移。

      許多居住在中國西北的人們不得不步樓蘭先人的后轍,舉家遷徙、舉村遷徙、舉城遷徙。

      這一切都是因為缺水——水在哪里?

      中國有世界屋脊,豐富的水源,多條大江大河之水流向國外,掌握著世界的水龍頭。

      1.jpg

      1998年,南方長江發生特大洪水,北方黃河水流入海的時間只有5天;

      在中國的華北、西北,耕地面積占全國的一半,總水量只占全國的10%左右;

      在中國西南,由雅魯藏布江、怒江、瀾滄江等組成的諸河流域,土地面積占全國的10%,

      人口和耕地分別只占全國的1.5%和1.7%,水資源卻占全國的21%,人均水資源為全國人均水平的14倍,高于世界人均水量的三倍左右。

      但是,大部分白白流出國境,每年約6000億立方米??墒俏鞅笔昃藕?,救命水價每噸賣到800元。

      6000億立方米,至少相當于12條黃河的水。

      真正的西部大開發,就是新疆、內蒙古、甘肅等西北地區,開發塔里木、柴達木、準葛爾三大盆地和騰格里、巴丹吉林、毛烏素和渾善達克四大沙漠;

      開發這七大沙漠戈壁,應從水開始著手;西部七處沙漠戈壁都是一馬平川,都是寶地。

      只要有水,沙漠成為綠洲,塞外成為江南,對于民族團結有好處,民族團結花多少錢買不到。

      一本至今仍在中央一些部委與研究機構中廣泛傳閱的《西藏之水救中國》,提到:

      水危機,已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心頭大患。中國渴了,誰解中國之渴?”

      修一條人工運河,串雅魯藏布江、怒江、瀾滄江、雅礱江、金沙江……2000億方立米之高水入黃河,經青海湖、岱海調蓄,輸水新疆、甘肅、寧夏、內蒙古及晉、陜、冀、京、津等地。

      十大流域水網如織,大半個中國不再困于水旱災害,每年挽回數千億元經濟損失,永解中國千年難題。

      同時永解黃河水禍,避免長江險患,彌補三峽工程的不足,使中國北方實現內河航運,運河區解決數千萬勞動力就業問題。

      這,就是政、軍、學界和民間推動已久的大西線調水戰略工程?!蔽鞑赜盟l電,新疆用水灌溉,再造一個中國。

      2010年03月全國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,被譽為“軍中水神”李國安委員仍在反復翻看他今年的提案《關于引雅濟疆濟黃的再次建議》。

      所謂“再次”,準確地說是第四次。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李國安多年來不斷深入西藏、新疆、青海、甘肅、寧夏、內蒙古、云南等少數民族地區開展調研,選題同樣與“水”有關。

      “日本新潟出產的稻米以高山雪水灌溉,每公斤價格達到75元人民幣,歐洲出產的阿爾卑斯山雪水一瓶250毫升可以賣到幾十元人民幣?!?/span>

      李國安說,中國雅魯藏布江流淌著大量優質的高原雪水,仍沒有得到利用,每年流出國境近1400億立方米。

      中國是一個擁有豐富水資源的國家,但卻有著大面積的缺水地區和數量巨大的缺水人口。

      如何更科學地利用水資源,尤其是如何解決水資源分布極為不均的問題,是李國安一直在思考的問題。

      他提出:沿著青藏鐵路修一條引水渠,將雅魯藏布江水很小的一部分引入新疆和黃河上游。